快捷搜索:  

莫让“刚需捆绑”挡住他人归乡路20

按理说,自助图书馆应该方便快捷,但为什么会沦为“鸡肋”呢?

原标题:技术屏蔽为高分迷恋去火降温

  教育部门一再强调严禁宣传“高考状元”,坚决杜绝恶意炒作。如此情形下,广东省2012年祭出“狠招”,高考成绩位列全省前十名,会被查分系统技术屏蔽,考生自己也查不到具体分数。去年文理科屏蔽考生扩大至前20名,而今年则扩大到前50名。云南省也推行了类似做法。(见6月25日《南方都市报》)

  “高分屏蔽生”显然是针对状元热的设计,防止高分考生分数的泄露与扩散,不给一些学校、商家、社会机构以任何炒作空间。

  或许有人认为这会侵犯考生的查分权。此举确实可能会为考生带来知情的不便,但换个角度看,这一制度安排更像是种等级认定机制,规则化后并不会带来权利的损害感。例如为“高分屏蔽生”设定特殊的评价称谓,同时显示成绩所处分数区间,便皆可兼顾。

  事实上,如此设计对高分考生来说也是一种保护。在一个省份能够进入前十乃至前五十名的考生,水平与实力其实区别并不大,再考一次的话,其中任何人都有可能成为第一。可见排名靠前是必然,成为状元是偶然。进行高分屏蔽,可以让考生摆脱状元虚幻光环下自身与其产生的差距感。当然,这么做是否会影响到这部分高分考生志愿的填报,还有待观察。

  这一特殊设计对学校和家长摆脱对状元的迷恋与自身焦虑也是一种理性引导。在一个省份或地区,状元花落哪所学校是随机的概率性事件,过分强调状元就读学校只会助长学校的虚荣和功利,而用“高分屏蔽生”数量来衡量,则更接近真实的实力。对家长而言,关注状元终归还是希望藉此给未来参加高考的孩子以激励,试图从中找寻考出好成绩的秘笈。只不过如此心理更容易被商家通过状元噱头所迎合和误导,学生和家长轻易地便掉入了焦虑的陷阱。

  “状元热”背后所反映出的教育功利和焦虑,短期内或许无法改变,但为这种畸形迷恋去火降温却很有必要。如今看来,从高考制度层面淡化状元、确立导向,不失为引导全社会理性看待高考的一种有益途径,不妨让技术屏蔽高分成绩成为一种标配的规则。

105465853

台北市长柯文哲接受媒体采访。(中评社 郑羿菲摄)  

民进党在负责选举操盘的核心幕僚、前“行政院副院长”林锡耀对内表达“民进党对柯文哲的态度就是不攻击,不要得罪柯粉”后,卓荣泰日前接受媒体专访时,也对外指出,民进党不会恶意攻击柯文哲。但柯文哲对此说法并不以为然,25日受访时称,“他们当然都说不会攻击啊,只会放狗咬人” 

柯文哲26日率官员与台北市中正区里长座谈,中正区总共有31位里长,到场的就有27位,可说非常捧柯文哲的场,而中国国民党台北市议员锺小平、郭昭岩、民进党市议员吴沛忆、亲民党市议员徐立信等人也都出席旁听。 

柯文哲26日在座谈会前受访时,被问到怎么会有民进党放狗咬人的想法?柯文哲顾左右而言他地表示,唉唷,你怎会问人家说你怎么会有这想法⋯⋯,啊,算了、算了。并不愿意再讲下去,而柯幕僚也赶紧打圆场说,好,下一题、下一题! 

媒体追问,蔡英文对“放狗咬人”说表达“就事论事,柯文哲还是专心于市政,如果市政需要“中央政府”协助,中央都会尽力协助”,柯文哲收起笑脸地反将一军说,他就是专心市政才叫她(蔡英文)双子星案赶快解决啊!他都已经在媒体上跟妳讲这么清楚了,还要去哪里讲?还要去官邸给妳拜访喔?双子星都已经拖五个月了,拜托阿,是要拖到何时啊? 

媒体再追问,蔡英文是不是因为想跟你合作,才请你赶快去找她?对此,柯文哲则一口回绝并持续碎念,我们透过新闻都可以联络啊,对不对?还要去拜访?“我现在就告诉妳,双子星案拖太久,拖5个月了!” 

至于中国国民党前“立法院长”、现任不分区“立委”王金平爆料5月曾有过“柯王会”,是争取王的支持吗?因为你有空军、王有陆军。柯文哲打太极笑道,所以现在缺海军是不是? 

被问到上海—台北双城论坛台北市议员公费3名、有意自费7名,是创历届双城新高?柯文哲说,前几天某媒体还说我们是假新闻(指柯称双城论坛议员报名爆满,但其实还是询问,未开始报名)。 

公牛于4月底向联盟递交了这份申请。目前,公牛的薪金空间为2300万美元。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